宵夜

今天在貓吐司和來自南台灣各學校的英雄好漢相會。

貓吐司是個很神奇的地方,一進門映入眼簾的就是「結帳時說出動保標語,可享九折優惠」立牌。店裡有很多書(以及漫畫),把老闆豪爽愛貓的個性展露無疑。似乎可以期待店裡會有貓走來走去,但其實貓都在2樓的貓屋裡,做著自己的事,完全不在乎門外好奇的眼光。門外貼著:「進屋需預約,或老闆剛好有空可以帶你參觀。」好吧,今天還是專心研習好了。

雖然知道彼此是同道中人,但一開始自我介紹完還是略顯生澀。大家安安靜靜的聽著。

老師戲稱:「現在是老中青三代齊聚一堂呢!」

老闆語重心長的說:「十五年前在做奶貓中途的人,全台灣只有兩個人,其中一個是我。十五年後,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人投入這個圈子,但動保圈子還是很小哇!」

主持人說:「看見這麼多學生來參加,我覺得很開心。」

我不是第一次聽見別人說動保圈子很小,也親眼看到了許多人付出努力,沒日沒夜奔走最後的成效卻有限;登高一呼所得到的幫助總是遠遠不夠。

相信每個人都會有那麼一個片刻,感受到深深的無力感。每次舉辦活動,會來參加的都是熟面孔。

但我想,動保議題跟其他議題所受到的關注比起來,是不是真的很弱勢呢?

會不會是因為我身陷在其中,反而放大了不受重視的感覺,忽略了對其他事情的關心?

我期許自己關心生活中的一切,提升不只是對動物,而是對生活的敏銳度。

當所有人都開始有這樣的觀念的時候,就無所謂圈子小不小的問題,因為所有的事物都有其關心之必要。

王老師問我們:為什麼要愛動物?

這是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

老師列舉了幾個哲學家,其中有一哲學家認為藉由愛護動物,可以培養人類的同理心及道德。

甘地也說︰一個國家的偉大之處及道德演進,可以從對待動物的方式看出來。

在我記憶裡,從來沒有接受生命教育,我對動物的認識來自於自己的摸索。(所以我現在覺得生命教育很重要!)

小時候,家裡斷斷續續養了很多小動物,我們家都被親戚家戲稱是動物園。

但我其實對他們的認識僅止於是生命,會成長而已。

我單方面的要求他們給予我陪伴、聽話,可是我其實沒有想過他們需要我的尊重或我能怎樣提供他們更好的環境。

我十歲那年,家裡養的第一隻狗去世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哭,可是內心非常惶恐。

那不是我第一次見識死亡,卻是我第一次體認到死亡,那是永遠的離開,以及你的無心,真的有可能會造成生命的流逝。

我覺得我愛動物的心,是從那一刻開始培養起的。

是出自於一種憐憫嗎?因為他們不能言語,卻是跟我們如此相近的生物,就像我們的兄弟姊妹,所以我會想要幫助他們?

這個問題,我還需要再細細的思考。

只是我已打定主意,動物保護這條路,我要繼續走下去!

動保在台灣,十年的進展似乎相當快速。

但這個議題包含的範圍太大,光是環島研習就涵蓋了五個議題,而其中又有太多細節可以討論。

我覺得要未來的發展空間還很多、路還很長。

還是學生的我們,如果能持續學習,勇於求知(像今天大動服所提供的社團協助我覺得相當適合學生!),將來能發揮的力量一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