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湯苞

.歡樂背後的淚水,您看到了嗎?

暑假我們一家子去花蓮,至新城鄉的光隆博物館,逛到一半,從廣播傳來活動訊息:難得的猴子軍團表演即將開始,請遊客移至隔壁表演廳。舞台上,看到三隻獼猴:兩大一小,體型最小的那隻被打扮成小女生。印象最深的是一隻叫「二哥」的大猴子。身為國小教師的妹妹先發現:「那隻猴子比較不專心喔!」的確,常常牽狗的我提出不同的看法:那隻猴子一定是新來的,而且不服馴獸師。果然,在幾次偷跑之後,馴獸師向大家解釋:那隻猴子是剛加入的成員,還不太適應,請大家包涵。

展演 囚禁 52b54那兒的猴子總被鐵鍊拴住
(繪圖/林承芮)

我開始同情那隻猴子。有帶狗上台經驗的我,很能了解那種呈現焦慮的肢體語言。站在台上面對鼓譟的觀眾,不論是對人或是動物,都會感到緊張與壓力。然而,不會有動物自願站在那個位置,牠是被飼養者強迫帶上去的。這時,動物會像孩子一樣,想依靠牠最熟悉而信賴的人,牠的眼神將時時望著馴獸師或訓犬師,以尋求安全感。可是,如果那個飼養者不能成為這個角色——一個動物最熟悉而信賴的人,那麼,「逃離現場」將會是牠最想做的事。這就是為什麼那隻叫「二哥」的猴子四處張望,且伺機逃跑的原因。可是,腳踝上銬著鐵鍊,鐵鍊的另一端是沉重的水泥塊,牠那兒也去不了。

為什麼這個馬戲團表演要取名為「猴子軍團」呢?因為表演人身著迷彩、手持教鞭,以軍中操練為演戲主題。猴子們得依指令動作,然而,為了表演需要,明明已正確行動的猴子,卻得不斷地被斥責,並被處罰仰臥起坐及伏地挺身。為了強化戲劇張力,教鞭不時拍打在猴子旁的地板或物品上,發出巨響;有時表演特技,也會請觀眾拍手與歡呼,不知道這樣的喧嘩場面對猴子們的心情有什麼影響?

其中,最令人難過的表演項目是:小猴子端坐台前,馴獸師拋出套環,順利的話,套環會圈住猴子的身體;失手時,套環便打在牠身上。有幾次,小猴子本能地伸手接環,便遭打罵。總之,一旦猴子們出差錯,馴獸師便會打牠們的頭。而最常被敲頭的猴子正是那隻「二哥」。更慘的是,馴獸師像叫賣式的歡迎小朋友一起上台玩「丟圈圈」的遊戲,套中小猴子的話,還可以發500元!所以,孩子們各個嬉鬧熱絡地舉手(唉!包括我兒子),被選中的孩子便上台拿起圈圈,把猴子當玩具套。就這樣,牠一直被套環打。小猴子開始閃躲,而在一旁觀看的大猴們也動來動去,尤其是「二哥」。

展演 04092光隆博物館的猴子軍團表演發生猴子咬小朋友的意外,繪圖者是林承芮,當時在台下目睹事件發生的小孩。

當第二個被選中的孩子跳上台時,非常恐怖的事發生了:「二哥」掙脫鐵鍊上的重物,十分迅速地抱住那個孩子的頭,咬了下去!大家都嚇呆了,不知停格幾秒,那孩子才嚎啕大哭,此時大人們衝上台,大夥兒團團圍住想辦法分開猴子與孩子……

半晌,我問犬子們:「你們還想上台丟猴子嗎?」他們很用力地搖搖頭。

這些獼猴是野生動物,我們該如何知道牠們身上隱藏什麼人畜共通傳染病?野生動物不像馴化已久的犬貓,我們對牠們有太多未知,甚至沒有相對的疾病與疫苗研究。

而且,獼猴適合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嗎?牠們聰明伶俐又生得可愛,可是,獼猴是群性動物,有其複雜的社會結構與社交活動需要滿足,失去這樣的互動,會讓動物承受很大的壓力。而且,野生動物需要廣大而豐富的空間,任其遊走、覓食、玩耍等表現正常行為。如果,再加上馬戲團不當的訓練,其累積的緊迫可想而知。這也就是為什麼「二哥」會突如其來地攻擊小孩了。

據說,這三隻猴子是日本獼猴,好奇的是,原本該在山林跳躍的動物,為什麼出現於此雜耍呢?牠們為什麼孤零零地在人類社會呢?難道牠們遇到可怕的獵人,殘殺牠們的雙親,以便於搶奪幼猴賣作寵物嗎?鐵鍊背後,牠們過著怎樣的生活?而那闖禍的「二哥」又將被如何處置?……

到底,在台下拍手叫好的我們,對那些動物做了什麼?也讓孩子學到怎樣的生命教育?

展演 lca 5fd6d生命教育,不應該建立在動物戲謔之上;愛護動物,尊重生命。